www.k37b.com
Advertisement

在我的屁眼里释放吧,2个妻子1个丈夫

「啊~累死了」

  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离开讨厌的办公室。

  天色已晚,街上华灯初上,细雨蒙蒙,空气微凉。

  路过一隅不知名的街角,在梧桐树的罅隙里透出一抹粉红的灯光。

  「回春SPA馆」

  真想好好的洗个澡、做个按摩。

  我推门走了进去。

  「您好!是第一次来吗?」

  迎接我的是一声莺莺燕燕的问候,性感无比。

  抬起头,看见一张瓜子脸,大眼睛。

  白皮肤,修长的美腿搭配超薄黑丝,果然是个美女。

  「我叫丽丽。」

  丽丽朱唇轻啓,香气如兰。

  「您辛苦了,今晚就在这里,让丽丽帮你消除一天的疲劳吧!」

  胸前一对唿之欲出的大奶,目测足足有36D。

  随着唿吸上下微微的颤动,看上去应该是没有戴胸罩。

  一条别緻的银饰垂在胸前,坠子调皮地点在乳沟里,在两团山峰中若隐若现。

  我的视线向下滑去,马上被她丰满的翘臀吸引。

  桃型的美臀紧紧地包在短裙下面,裙子的褶皱轻轻收在缝隙里,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丽丽拿过一本介绍册,放在我面前,俯下身爲我讲解。

  裙子太短了,屁股马上撑满整个裙身,里面的一抹阴影简直就要露出来,超薄黑丝变得几乎透明。

  太诱惑了!我肆无忌惮的对着她的乳房、翘臀、丝袜看个不停,用眼神狠狠地奸淫她身上最性感的部位。

  我渐渐的燥热起来,浑身不自在,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已经在迅速的充血、变大、傲然挺立。

  天哪,仅仅是视奸就让人兴奋到这种地步!丽丽似乎看到了我的身体变化,轻轻的抿了一下嘴唇。

  「局部SPA、全身SPA、树根护理、皇家骑士...」,介绍册上一行行不同的项目,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皇家骑士是做什么的?」

  「我们店里是不可以做爱的。皇家骑士项目里,如果您坚持到最后的话,可以让您把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在技师的屁眼里。而且...」

  丽丽微笑

  「很,舒,服。」



  「那就...做一个这个吧。」

  「好的。您这边请。」

  她牵起我的手,拉开小门。

  「您要我服务时穿成什么样?」

  丽丽打开包间的衣柜。

  里面一应俱全。

  OL装、空姐制服、护士、女警各种款式的丝袜、高跟鞋各种款式的泳装、情趣内衣想到这个如此漂亮的尤物爲我服务的样子,我的鸡巴不由得高高翘起。

  我挑了一条性感无比的超薄黑丝T裆连裤袜,搭配着黑色蕾丝半透明丁字裤。

  丽丽一点一点的褪下自己的衣服,慢慢的换上丝袜。

  丝袜是那么的薄,穿在高叉旗袍里的两条美腿简直让人疯狂。

  「来,开始吧。」

  「好的。请您慢慢享受。」

  丽丽蹲下来,温柔地解开了我的拉链。

  退去的衣服,超薄丝袜被扯得稀烂,丢在一旁。

  丽丽的手法果然不错,特别是舌尖功夫,对马眼的挑逗让我几乎缴械。

  终于到最后一步了。

  「这是皇家骑士最后一个环节,您好好放松一下,把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出来吧!」

  丽丽拿过一瓶润滑液,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丁字裤粉嫩的小屁眼,干干净净的褶皱,散发着女人独有的香气丽丽将润滑液慢慢的挤在自己的肛门上屁眼微微的一缩一缩的,液体渗进了每一寸缝隙我把手指轻轻的伸进丽丽的屁眼,「嗯~~嗯」

  丽丽发出了一声低吟一根指节、两根指节拔出,发出一声美妙的响声我的鸡巴早已暴涨无比。

  丽丽将润滑油涂满我的鸡巴,鸡巴顿时一跳一跳的,眼看就要爆射而出。

  「别急...忍住,忍住啊...千万别射啊!要坚持到最后,然后射在我的屁眼里。」

  丽丽急忙用手箍紧我鸡巴的根部,我深吸一口气,大鸡巴抽动了好几下,好险,没有射出来。

  「瞧你涨成这样。」

  丽丽笑着,解下自己的发带,温柔地绑在我鸡巴的根部。

  「这是干嘛?」

  我气喘吁吁地问到。

  丽丽微笑着解释:「皇家骑士最后一个环节一共三个步骤,每个步骤要做10次。要想体验皇家骑士的顶级享受,一定要坚持三个步骤全部做完,最后才射在我的屁眼里。你会体验到从未有过的舒畅和释放。」

  「三个...步骤?」

  「嗯。绑上这个,能让你不会那么容易射。解开的时候就是你尽情释放的时候。」

  「你忍耐很久了吗?」

  丽丽往我鸡巴上抹润滑液,纤纤玉手轻轻的套弄。

  「攒了半个月的存货了,都憋坏了。」

  「怪不得,两棵睾丸都这~么大了」

  丽丽轻轻的托着我的两个睾丸,温和地盈握。

  润滑液太多了,涂满了整个鸡巴和睾丸,流到我的屁眼上,凉凉的。

  我已忍耐到极限!「我开始了哦。第一个项目。」

  丽丽慢慢的分开自己的臀肉,一点一点地靠近我暴涨的鸡巴,粉粉的菊门正对着我的马眼。

  菊门和马眼终于轻轻的接触在一起,好温暖!暖流顺着嵴髓一直传到大脑。

  丽丽控制着力道,让我的马眼围绕着菊门外沿轻轻的打了一个转。

  菊门周围的褶皱溷合着润滑液,拂过我的马眼,好像羽毛一般轻盈。

  我狠狠地打了一个颤抖。

  「还有9次哟~」

  丽丽柔声道。

  接触、旋转。

  接触、旋转...天!好爽,我感觉自己在第一项里就要败下阵来!暴涨的鸡巴已经快要喷火,但是还不能进入那温润的芳泽地。

  「忍住呀~别射了哦!」

  丽丽调皮地笑着,

  「第二项马上来了哦」。

  丽丽往丰满的臀缝里加了些润滑液,高挺着美臀,背对着我,将滚烫的鸡巴夹在自己大腿根里。

  温热的阴唇紧紧贴着鸡巴,鸡巴就插在大腿和阴唇组成的「肉穴」

  里,浑圆的美臀紧紧贴着我的小腹,舒服极了!丽丽慢慢地向下扭动,我的鸡巴顺势抽离、划过她的阴唇、大腿、臀缝。

  鸡巴向上一直挤过涂满了润滑液的两座臀山!「爽爆了!」

  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丽丽媚眼如丝,再次让我的鸡巴向下划过美臀,插回到大腿根。

  美臀撞在我的小腹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啪」。

  第二次、第三次..丽丽的翘臀开始律动,我的鸡巴不停的在她的阴唇、大腿、臀缝里划过,啪、啪、啪...臀肉轻轻的撞击着我的小腹「我操!不行了,真的会射出来!」

  我暗叫不好!第二项,第10次!我用力的抓住丽丽的臀肉,把鸡巴死死顶在大腿根的最深处!

  「啊!我操!射了!」

  没有精液流出。

  只见鸡巴不停的在做射精的动作,还好有发带的束缚,马眼一开一合的我咬紧牙,深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精关!把强烈的射精冲动硬压下去!「好险!」

  我大汗淋漓。

  「忍过到第二项了。您辛苦了。」

  丽丽转过身,温柔地亲了一下我的鸡巴。

  鸡巴跳了一下,就像是对她玉嘴的回礼。

  「第三项会很温和,主要是让您分泌更多的精液,迎接最后的爆射。您放轻松,慢慢享受。」

  丽丽让我仰面躺下,拿过一个果冻,含在嘴里。

  然后慢慢地俯下身,分开我的两腿,玉嘴正对着我的屁眼。

  「天哪,她难道...」

  我羞的手足无措,

  「额,那个...」

  话还没说完,丽丽已经将嘴唇贴上了我的屁眼。

  我感到有种热热的胶状物一点一点的进入我的肛门,是果冻!她把嘴里的果冻含热了,用舌尖顶进我的屁眼。

  一条热乎乎的丁香小舌在我的屁眼里游走,爽到极点!我不由得发出呻吟」

  操~嗯~~丽丽,就是这样~~别停~~我操~爽爆~嗯~~啊~~」

  丽丽的舌尖一直向里探去,居然顶在我的前列腺上。

  顿时一股超爽的电流直射我的脑门,这种快感和射精不同,但绝不在射精之下。

  不,比射精还要爽一倍!顶住的那一瞬间,我的鸡巴腾地一下涨到最硬!一大股前列腺液泊泊的流了出来。

  「啊~操!」

  我开始不顾风度的叫了起来。

  第二下,第三下...丽丽的舌尖抽插着我的肛门,裹着温热的果冻,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前列腺。

  龟头红肿地已经发亮,前列腺液不停的向外流,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丽丽的舌尖每顶一次,我的睾丸就涨大一分。

  我感觉前列腺不停在的分泌精液,进入我的睾丸,让已经积累半个月的睾丸更加鼓胀、更加鼓胀!第十下!丽丽的嘴死死贴在我的屁眼上,

 「唿噜噜」

  将肛门里的果冻都吸了出来

  「啊~我要死了!」

  我爽到极点睾丸存满了精液,胀得生疼,已经不能再多一分!「快!快开始最后一步,然后...让我...你的屁眼..爆射...吧!」

  我语无伦次的叫到。

  丽丽拿过润滑液,大量的挤在我的鸡巴上。

  翻开我的包皮,在冠状沟里也仔细地涂满了润滑液。

  液体顺着鸡巴流在我的小腹上、睾丸上、大腿上。

  我已整装待发。

  「最后一步来了,你一定要忍住,坚持住啊,我马上会解开发带,让你一口气插到我的屁眼最深处,全根而入爆射才是最爽的,好好享受哦!千万要坚持住啊!」

  丽丽芊芊玉手套弄着我的鸡巴,叮嘱道。

  「别...别弄了...手...快停...我要...」

  我不敢大声说话,因爲我已到极限。

  丽丽背对着我慢慢趴下涂满润滑液的屁眼对我大开着热热的阴唇摩擦着我的鸡巴解开了绑在鸡巴根部的发带!我知道,我已到最后的极限!「来!插进来吧,在我的屁眼里用力的释放吧!」

  我再也忍不住,直挺着鸡巴准备射精高抬起丽丽丰满的臀肉朝着她汁液盈满的屁眼用力的干了进去...


年方十八的李晓玲,样子长得十分的美丽,乌黑的长头髮,配上瓜子脸、大乳房,显得丰满可爱,她才在学校毕业以后,分配在上海一家大公司工作,是位人见人爱的姑娘,但她人小志气大,立志移民国外,后来经工作单位的同伴介绍,同在澳洲居住的台湾王老五阿张建立了通信恋爱关系。

阿张今年三十九岁,在台湾一直没有正当职业,其父十多年前在台湾开公司因涉诈骗罪被当局追捕,逃亡到澳洲,正赶上八零年澳洲最后一次大赦,黑市居民拿到了身份证,然后担保儿子来澳。

阿张到澳洲后,由于没有手艺,找不到工作,一直靠救济金生活,不久前他买了一台洗地毯的小机器,做起清洁生意,但几个月下来感到太苦,又不想长期做了,目前祗是维持着生意,日子是越过越不中用,自然在澳洲找老婆他是根本没有份了,他有性需要祗能靠打飞机来解决,过几个月才上一次妓院玩半小时,是他最高享受。

在这样情况下,通信三个月后,双方一拍即合,李晓玲就以未婚妻的身份,通过待婚的类别签证,飞来澳洲。当她在雪梨机场看见来接她的阿张时,不觉有点儿失望,大光圈的玻璃眼镜,啤酒肚比怀孕十个月的女人还大,加上短短的细腿,属于看了令人恶心的那种男人。好在阿张在台湾读过高中,还算有点文化,加上低档次的女人也接触过许多,学会一些揣摸女人心理的本事,阿张马上热情的招唿李晓玲问长问短一番,并帮她拿上行李,放到自己借款买来的一辆旧面包车上,接李晓玲回家。

这对初来乍到的李晓玲来说,总算有点安慰,感到阿张人虽难看,心还很好。接下来三天,阿张同李晓玲虽同居一室,但李晓玲睡床上,阿张睡大沙发,阿张每天除睁大眼睛,从头看到脚一遍遍看她外,却没有碰她一下,而且还下足工夫讨她的喜欢,白天带她去雪梨大桥看风景,晚上带她到中国城的餐馆吃自助火锅,对她体贴入微,使得黄毛丫头的李晓玲十分感动,开始接受比自己大二十一岁的阿张了,并同意第四天如期举行婚礼。

由于阿张在澳洲属于社会最下层的男人,所谓的婚礼,也祗是到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一下,然后借一套礼服和婚纱拍几张风景照、晚上与阿张父母等一起吃一顿便饭,婚礼便告结束,没有买新傢具,甚至连新衣服也没买一件。而阿张还告诉李晓玲,澳洲华人都是这样的,从不浪费,她也相信了。

回到家以后,李晓玲哭了,因为这是在雪梨区租下来的一房一厅,里面一张旧大床和一个旧衣厨,是房东的以外,就祗有一张沙发是阿张帮洋人洗地毯时,捡来的破烂。李晓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竟是如此的悲凉,自己从未让男人碰过,看过的身体,今夜却要在这种环境下破身。

这次,阿张从浴室洗完澡,容光焕发的,穿着浴衣出来了。当他发现在悲伤的新婚妻子时,马上走过去好言相劝。告诉她说 「我们虽然穷,但我们都有澳洲居留身份,将来可以白手起家,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这些使她的心情由阴转晴,她才高兴的走进了浴室。从浴室里出来的李晓玲,美丽得像一个洋娃娃,一身曲线玲珑的娇躯,丰满白嫩的玉体,若隐若现的从粉红色浴衣下面的缝里显露出来的修长、圆润的大腿,再加上她少女的含羞一般的媚态,看得阿张的心像小鹿似的狂跳起来。阿张不断的嚥着口水,但理智告诉他这是他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处女,不能太急,他硬压住自己,把晓玲扶到床边,然后拿了两个酒杯倒一点甜酒,和她一起干了一杯,这样一来,即时增加了不少浪慢气氛。晓玲动作自然了起来,阿张这时才把晓玲放倒在床上,轻轻解开她的浴衣,那洁白滑润的玉体完全呈现在阿张的面前,两个丰满的乳房,高耸而又紧挺着。

阿张丢掉自己的浴衣,自己的右手已移到她的胸部,抚模她丰满的乳房,指头轻轻地捏着。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因为第一次接触男人受不住挑逗的关系,晓玲忽然冲动了起来,突然伸出玉臂搂紧了阿张,阿张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先是一惊,接下来却马上改变了,他的慾火燃烧了起来。



阿张对晓玲边模、边吮、边咬,晓玲祗觉得一阵阵软麻,渐渐地双腿就张了开来,还发出了低微的哼叫声。阿张低头望下去,祗见她小肚子下的阴毛儿十分浓密,而且乌黑可爱,两片阴唇,高高翻起,一颗红肉粒在里面颤抖。阿张的七寸大阳具已像小钢炮一样架了起来,他趁势用两个手指头,轻轻撩动她的阴核,又探进洞内挖抠阴壁,晓玲媚眼如丝,沉浸在无限甜蜜的感觉中,水沟里的淫水氾滥了。

阿张知道是时候了,他右手继续挖,嘴巴不断地吸,这种上下夹攻的攻势,使得晓玲没法招架,穴口的水更多、也更湿,她的双腿渐渐曲起来,两膝外张,将阴户抬得高高的。阿张一头埋进她的两腿之间,对着洞口亲一下,用舌头在晓玲的阴核和阴唇上舔吮,舌头在阴户内壁不停的舔挖,她被舔得浑身麻软,颤声哼了起来。阿张忍不住将龟头挺进到她的阴户口,微微往里一伸,祗见晓玲突然咬紧牙根,状似痛苦万分,但阿张的性慾已升到了顶点,未能得到满足是不甘休的,他对晓玲说 「小宝贝,忍着点,爱的痛是甜蜜的。」

说完用力一挺,全根尽入,晓玲觉得一阵刺痛,焚烧的麻木,她无声的用力忍耐,阿张开始缓缓地轻抽慢送,这样抽插了五十几下以后,她似乎已开始体会到性交的其中奥妙了,这个破裂的洋娃娃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此时阿张不再怜香惜玉,粗鲁的狠干起来,一时「滋扑、滋扑」响个不停。

阿张一口气勐插了百多下,他的大阳具实在抽得她太舒服了,阴精向外流淌,使她浑身软麻,整个身体的细胞都在颤抖。

阿张终于顶不住了,他龟头一阵发软,一股阳精,直射女人的花心里面。又是一阵颤抖,两人同时洩了,互相紧紧地拥抱着温存,晓玲觉得自己的丈夫另有一番功夫,所以也开始爱起阿张了,为了养家,晓玲通过职业介绍所,找了一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家庭生活开始正常。

不久,晓玲就有了身孕,为了让生孩子时有人照顾,晓玲提出让已婚的姐姐晓春来照顾她坐月子,他们动手申请,很快批了下来,但当她的姐姐晓春刚要到澳的前几天,在一次做爱时,胎儿却经不起阿张的激烈动作流产了。好在姐姐能来,晓玲在澳洲多一个亲人,心里也很高兴。

五天以后,晓玲的姐姐晓春乘坐国泰航空公司的航班,到了雪梨机场。晓春是个年纪二十八岁的少妇,虽同晓玲为同一父母所生,但长得完全不一样,相对妹妹的丰满来说,她却十分娇小玲珑,但该凸的地力凸,该凹的地方凹,另有一番风韵。她在上海有一个当厂长的老公和一个五岁的儿子。

晓春一到雪梨,面对晴空万里的蓝天和郁郁葱葱花园般的城市,立定了捨去一切不再踏上回归路的决心,虽然她此时祗有一个探亲的临时签证,在澳时间仅限在三个月。

阿张和晓玲,把姐姐接回了家,由于经济不太好,妹妹、妹夫祗替晓春准备了一张单人床,放在离他们睡的大床不远处的墙角上,大床、小床之间放了一个旧屏风,屏风上还有一些小洞,三人同居一室。

由于语言不通,晓春到雪梨以后,几乎一直待在家里,有甚么事外出要办,全由妹夫阿张帮忙,一个多月下来后晓春对阿张印象很好,感到阿张是世界上最能干的男人。而妹夫看来对她也很好,妹妹白天上班,妹夫怕她一个人在家闷,有时接到了洗地毯工作,就带晓春一起去洗地毯,说是让她看看澳洲人的家庭和洋人的生活。

晓春把妹妹家当作自己家,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晓春对妹夫显示了特别的热情。妹妹上早班不在家时,她就早晨先给妹夫冲好茶,妹夫起来还帮他穿鞋,甚至在不知道甚么心理的指导下,当晚上夜深人静时,虎狼之年的晓春听到妹妹、妹夫在同床做爱,发出阵阵淫叫声后,第二天晓春还很主动的找出妹妹、妹夫的三角短裤帮他们洗干净,搞得阿张感到自己一下子当上了老爷。

有一天,阿张早上起了床坐在床沿,穿着无袖短睡衣的晓春又过来蹲在地上帮他穿鞋,由于前一天晚上喝了半箱啤酒,一睡醒来,阿张心情特别好,低头一看,正巧从晓春洁白如玉的脖子下面的空隙,看见晓春两支不算非常大、但结实挺拔的乳房,这时晓春又抬起头,朝妹夫妩媚地一笑。妹夫发现晓春是这样的美丽:大大的眼睛、小巧的 子, 在性感优美的嘴唇衬托下,整张脸就像中国古代的仕女。阿张的心,一下子跳了起来,感到自己以前碍于伦理,忽视了晓春,自己真是犯了傻,不觉邪念升起,要把这个少妇搞上床。

这时阿张的生理上有了反应,他的肉棒翘了,把短裤也顶起来,好在晓春并没有看见,阿张赶紧拉过一条毯子,把大腿以上盖住,并有意用手摸了一下晓春的手臂,晓春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又给阿张一个亲切的微笑,阿张就以关心的口气对晓春说:「你到澳洲来,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已有一个多月了,我们很喜欢你,我们一家三人在一起生活很幸福,我们都不想让你回去,我看得出你也喜欢这儿,所以我想用一个办法把你留在澳洲,我准备同你妹妹搞假离婚,然后再同你搞假结婚,这样你就可以拿到澳洲永久居留了。」

这一番话讲到了晓春的内心深处,她用非常感激的眼光,默默含情地望着妹夫,身体朝床沿抬移了一下,坐到了阿张的旁边,这时她姿势更优美了,除身内曲线在真丝无袖睡衣的下面隐约可见,可爱的乳房、纤纤的细腰、圆圆的屁股和均匀、美丽的大腿,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而到雪梨以后养成每天早晨的洗澡习惯,使她的肉体充满了女性的芬芳。她已主动的拉过阿张的手,把自己的一个乳房贴在他的胳膊上。

阿张被晓春的身体语言刺激得血脉高涨,一把抱过晓春嘴对嘴吻了起来。晓春这个很久没有碰过男人的少妇,早已春心荡漾,任凭阿张肆意在她的睡衣外面乱摸乱吻。

几分钟以后,阿张把手伸进了她的睡衣里面,这个性感尤物连乳罩和三角裤都没穿戴,一对小巧美乳很柔软,阿张模得非常受用,当他右手下移,摸她的神秘地带时,发现她的耻毛很浓密,用手碰了几下阴核,她竟春潮汹涌,自己燃烧了起来。

晓春的动作变主动了,先帮阿张除掉汗衫短裤,然后把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用小手握着阿张的大阳具,又吻又吸,阿张感觉舒服极了,然后她坐到阿张身上,把他的肉棍儿套下自己早已流出淫水的阴道内,上下活动了起来。这时阿张发现晓春的阴户是属于重门迭户的,这是女性中高品位的名器。阴道口不大也不小,含住龟头之后,阴道口便会像鲤鱼嘴那般一张一合,同时阴道的肌肉,又会向前退后的蠕动,阿张用不着奔波劳碌,已经痛快淋漓地大叫了起来,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快乐。这样干了有二十多分钟,阿张翻过身来,让晓春双手着地,屁股翘在床沿,然后从她的背后把龟头钻进了她的阴户,来回勐插一百多下,最后在晓春阴道大力张合之下,俩人同时地一洩如注。这种感觉是阿张从没享受过的。

当两人赤身露体的拥抱着才安静下来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阿张接过电话一听,是晓春的老公从上海打来的长途电话,阿张没有一丝的不安,反而左一个姐夫、右一个姐夫,叫得非常亲切。并说 「姐姐在这儿很好,我们会全力照顾好姐姐的。」

讲得晓春的丈夫非常感动,当晓春接话的时候,丈夫告诉她 「国内现在正在经济改革,物价涨得很快,在国内的人都没有安全感,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要她无论如何要争取留在澳洲,要多为妹妹、妹夫做点事,以报答他们的帮助。」

还说孩子和他都很好,请晓春放心。晓春听得差点放声大哭,在电话里说,她也非常想念丈夫和孩子。而这个时候,她正赤条条的躺在阿张的一旁,阿张的左手正在抚模着她的乳房。

从此之后,阿张关掉了清洗地毯的小生意,过上了一夫二妻的生活,晚上睡晓玲,而白天晓玲在做牛做马干活时,阿张和晓春却在床上进行高度的性享受。

就这样,姐妹共一夫的生活已经有两年多,而晓春的永久居留一事,自从阿张搞上了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晓春早已成为澳洲签证过期的黑市居民了。

Advertisement